百年中文,斯文在兹|带你走进北大中国语言文

百年中文,斯文在兹|带你走进北大中国语言文

时间:2020-03-24 06: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分钟。

一路走来,大师云集

北京大学中文系是全国中文学科中规模最大、学科最全、总体实力最强的院系,也是北大历史最悠久的院系之一。

从1910年京师大学堂的“中国文学门”开始,北大中文系名师辈出,林纾、鲁迅、沈尹默、刘师培、吴梅、周作人、黄侃、钱玄同、刘半农、胡适、王力、俞平伯、魏建功、沈从文、浦江清、杨伯峻、林庚、阴法鲁、朱德熙等众多名家任教于此。众多知名退休教授学者依旧在学术上不断开拓,并有大量新成果问世。

改革开放以来,中文系学者在学术上攻坚克难,续写了学科的辉煌历史。当下,由袁行霈(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中央文史馆馆长)、李零(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曹文轩(国际安徒生文学奖获得者)、陈平原(北京市教学名师、学科评议组成员)等学科带头人,以及由7位长江学者、10余位人文特聘教授、20余位跨(新)世纪人才以及20多位杰出青年人文学者等组成的学术中坚力量,汇集本学科百余教师大力开拓前行。

百年中文,薪火相传。中文系的代代师生,秉承“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人文信念和学术理想,为学科建设、学术传承、文化进步乃至民族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学科建设,成果璀璨

学术实力哪家强?

自2011年英国QS发布“现代语言”和“语言学”学科排名以来,始终居于第5-25名之间。 2017年3月公布的“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现代语言”列第7位,“语言学”列第10位,在目前国内闯入世界前10名一流学科方阵的5个学科中占据2席。

中文系也是国内唯一细分并具有中国文学、汉语言、古典文献学、应用语言学(中文信息处理)、汉语言文学(留学生)5个中文本科专业的学科院系。拥有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和中国语言学研究中心2个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工作委员会秘书处挂靠北大中文系。此外还设有在国内外具重要影响的国学研究院、国际汉学家研修基地、中国诗歌研究院、语文教育研究所等14个研究机构。

中文系目前有全国最完整的中国语言文学学科建制,共有5个本科专业方向,8个博士学位授予点,并设有1个博士后流动站。2007年中国语言文学学科整体被评为全国首批一级重点学科。

中文学什么?

北大中文系的本科生培养,前两年不分专业,统一组织核心基础课程学习。第三年始由学生自由选择专业。目前共设有4个本科专业:中国文学、汉语语言学、古典文献学、 应用语言学(中文信息处理)。

中国文学专业: 综合培养文艺审美、文艺评论及写作人才;

汉语语言学专业: 侧重培养语言研究、汉语文化和对外汉语教学等方向的人才;

古典文献学专业: 培养具备深厚的国学素养、从事传世文献、出土文献海外汉学与古籍数字化的整理与研究人才;

应用语言学(中文信息处理)专业: 文理兼修,侧重培养开发传输、检索等计算机语言处理,研发智能理解与人机对话的复合型人才。

诲人不倦,春风化雨

吴晓东

他(吴晓东老师)说念诗也是一门学问,有人能把坏诗念好,也有人能把好诗念坏,并很谦虚地说自己是那种“把好诗念坏的人”,但我到现在还觉得他朗诵的功夫是一流的,尽管略带一点东北口音,然而他在现代文学史的课堂上背着手踱着步在教室里朗诵朱自清先生的《背影》的时候,我竟在前排哭的稀里哗啦的。

吴晓东老师

邵永海

邵公(邵永海老师)古汉第一节课讲“绪”和“论”两字就讲了一节课,那是至今为止我上过的最特殊的一节绪论课。邵公的古汉有一种在暖暖的下午徐行的感觉,沉着,坚毅,扎实地迈步。

邵永海老师

张鸣

夫子(张鸣老师)身上有文人特有的浪漫气,在古文史课上唱宋词,监考时用《大学》中的“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来代替宣读考场规则,爱给弟子们起各种外号诸如“柿子”、“橙子”,请弟子到家里去欢聚一堂、吃一顿自己做的自助餐,诸如此类的事不少。

而夫子在学术上却是严肃认真的。每学期始末,夫子都会与弟子们长谈一次,平时也非常关心大家论文写作的情况。如果论文有问题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来,大家在找夫子谈论文的时候,都有些胆战心惊。

张鸣老师

诗酒年华,仗剑天涯

白惠元

在中文系的九年,带给白惠元很多。“第一点是诗和远方。第二点是对现实的关切。不管研究什么,都无一例外的对社会、历史、现实有强烈的关注。第三点,中文系对我来说是极具包容性的。每个老师都有强烈的个人特色,你会发现他们已经成为了他们想成为的样子,个人有个人的特征,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值得羡慕的事情。而他们也包容你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挖掘你身上闪光的、和别人不一样的部分,包括你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他们都无条件的支持,这可能就是我舍不得离开的原因之一吧。最后, 中文系一直保持着很好的气节和风骨,并不是一种苦行性的坚守,是很有乐趣的,在精神上能获得满足的。 ”

雷瑭洵

王力先生创建了汉语史,当年探索出的课程计划在今天依旧适用,“他们的学问我们在一代代往下传,学成了,走向全中国。” 雷瑭洵说。 保存一本好书最好的办法不是把它锁在柜子里,而是将它化成千万本书,我们的传承也是如此。 “只有把老师的东西学懂、学精、学透,才能把它带出去,才能谈传承。

王雨童

中文系教会王雨童更深层次的思考,让她学会“对你的自我世界和外在世界进行考虑”,慢慢认识到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逐渐坚定自己看待问题的角度和立场。她说:“在我系读书,可能会让我不那么顺从社会的主流价值。不会被教育要不择手段地追逐金钱或者向上攀登,我系会告诉你,这些是非常外在的东西。你的名声、金钱不是主导你人生的最重要的东西,相反,你甚至可以对这一整套结构性的思维进行反击。” 也许正是这种“不顺从”的教育,包裹着北大中文系的精神内核,散发出与众不同、恒久醇厚的吸引力。

部分内容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北大中文人”公众号、

《寻找北大——温习一些故事和一种精神》钱理群编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王璐

微信编辑|唐锡楠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