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disco》抄袭遭石锤?红遍全国的老舅可能

《野狼disco》抄袭遭石锤?红遍全国的老舅可能

时间:2020-02-12 09:4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野狼disco》抄袭遭石锤?红遍全国的老舅可能要被外国人打脸了

板凳吃瓜小分队

发布时间:02-04 00:03 娱乐达人

去年最火的歌就是《野狼 disco》了,其实这歌伴奏的作者是个芬兰人,叫 ihaksi,他在网上表示这曲子可以免费赠予网友,但不能作为商业用途。

01

#野狼disco伴奏原作者# 就在今天,芬兰音乐制作人Vilho Ihaksi和版权方玛西玛国际Maxima International Media通过国内律师正式发布律师函,称《野狼Disco》侵犯了自己的音乐版权,他们与宝石Gem多次联系,均未得到回应。

而宝石Gem也在社交网站上回应了这件事,宝石Gem经纪人回应此事,晒出与一位陈先生在11月的聊天记录,该男子称自己已购买版权,并与她沟通beat版权合作事宜,并提出商业收益、授权利润分成等合作条件。

随后,@宝石Gem 开直播回应《野狼disco》版权问题。他晒出电脑中的分轨文件以及无水印版伴奏,强调若未经付费购买是无法获得分轨文件的,同时他表示自己觉得Ihaksi水印有特色,所以《野狼disco》中对这部分进行了保留。宝石Gem对原作者表示了尊重,强调歌曲的各个版本都对Ihaksi进行了署名。他还晒出了购买分轨文件的付款记录,并表示自己购买的是无限制使用版本,可以进行商业演出且无限制使用。歌曲有了版权收益后,自己也曾多次联系原作者想要购买独家版权,但最终得到的回应却是版权已被他人买断。

微博上的评论几乎也是一边倒,这让我不禁怀疑,大家是有多讨厌这首歌。

网上甚至还有一种声音,老舅之前把《野狼disco》的音乐平台收益捐了出来,支援了这次武汉的疫情,有网友表示这是借花献佛。

其实不管谁对谁错,宝石Gem就在3号的晚上8点的时候给了一个解释

整件事一下子就陷入了罗生门。网友也分不清谁是谁非。

02

通过老舅( 宝石Gem)的回应,我们可以了解到这些消息:

1.这个伴奏是老舅让他的朋友杨子昂在外网上用99美金购买过的,有收据、合同,网站上写得很清楚购买的是 “unlimited” 版本,也就是不限制使用,可用于商业演出等等。

购买记录:

翻译一下:

2.老舅有这个伴奏所有的分轨文件以及去水印版本,并且已出示。

3.老舅团队在去年十一月份就联系过这个荷兰制作人Ihaksi购买独家版本,该制作人仍建议老舅购买非独家版本。 正常来说,非独家不限制的版本已经够用了,老舅之前购买的就是非独家版本。

但是后来一段时间该制作人没有回复老舅的邮件,直到最近直指老舅“侵权”

4. 该伴奏版权卖给了 玛西玛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据老舅说是一个台湾陈先生从中作梗,用这首歌做文章,想牟取500w。

5. 作曲是作曲,也就是人声创作的部分,编曲是编曲,也就是制作人制作的伴奏,购买了伴奏后,作曲、作词没有抄袭过任何人,当然《野狼disco》是原创,不是抄袭。

一首歌的构成简单来说有作词、作曲、编曲,老舅负责的是作词、作曲。制作人lhaksi负责的是编曲,从制作歌的角度上来说,老舅的歌这样也不算是“抄袭”,倒是可能有点侵权。

03

音乐的创作方式已经超出你最狂野的想象。

其实音乐到今天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不能买卖,不能模块化,不能取长补短,不能生搬硬套,不能搭积木的了。你可以买beat,可以买人声的片段,可以买单独的底鼓军鼓节奏,单独的插片节奏,再买一个拉丁打击乐的片段叠在上面。你可以买音色,买midi片段,里面有和声走向和键盘的小编排,你甚至可以买“和声”,这样你就不用学了,只需要把名字看起来很高级的和弦拽进来听听试试就行。

同时,这个活跃的行业也容纳、养活、吸引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音乐爱好者,参与到音乐的生产中来,比如一个人可以专精于为(上千款中的)某一款合成器软件制作预设,出售获得一定的收入,支持自己投入更多时间到这个业余爱好里。而做音乐的人,也不需要自己从头做所有事来证明自己“这样的才是专业的,正经的音乐人”。

最后,我想说,如果我们能让说唱歌手认识到版权的重要性,让普通网民了解一些基本的音乐知识,那么我认为《野狼disco》的意义就比现在更大了。著作权纠纷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谁对谁错由法律来决定。但是谁来清理那些听风是雨的人在网络暴力留下的鸡毛?

点击‘关注’板凳吃瓜小分队,让我用独特的角度带你领略娱乐圈的闪光点。

单选|你觉得《野狼disco》抄袭了吗